目前日期文章:2014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y 18 Sun 2014 00:43
  • 黑目

 

聽說放斜的比較看不出來有歪掉(假賽

 

以前還在寫小說時創的人物  烏鴉族的族長黑目

別急著吐槽為何他眼睛是紅的還要叫黑目 後面還有很多槽點

基本上胸口長出...那顆東西...紅寶石? 的就會被選為族長

黑目他哥嫉妒他被選為族長所以從小虐他到大,等到長大還背叛家族離家出走

但是黑目丟下家族去帶他哥回家,真愛不解釋

然後某牽牛花妖當了一陣子烏鴉族的代理族長這是後話(X

現在回去看設定感覺好中二why~~~~~

mitsu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2 Mon 2014 18:57
  • 0512

今天一定是不小心按到什麼把幸運全部洗掉了=   =

早上起床恍神撲倒了我家電風扇,終於知道漫畫小說裡跌倒可以跌的很曖昧是真的

下午突然下大雨安全帽又集了一桶水,友人說你可以養金魚了

踩到雨衣差點跌倒,我穿了二十年過長雨衣從來沒絆過啊怎麼就在今天!

 

一定是因為起床方式不對

明天早點起好了

mitsu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剛網路斷線一直連不上,結果就生了一篇出來=     =

 

***

 

記錄時間:201459 凌晨205

記錄者:彭向安

案發時間:201458 晚上11~ 9 1點之間

案件相關人:白凌翔、江慕宵

地點:江慕宵房間

位置:白凌翔下、江慕宵上

姿勢:騎乘

 

  彭向安覺得自己觀賞鬧劇的心態好像太明顯了一點,趕緊用藍色原子筆把最後一行給劃掉。

  往兩旁沙發偷瞄了幾眼,好在凌翔和慕宵也沒心情瞧他到底記錄了什麼。

 

  事情是這樣的,彭向安剛剛和朋友唱完歌回家便發現自己兩名室友臉色很差氣氛很低迷的雙雙坐在客廳兩角,還有點處在驚嚇狀態的彭向安也就隨口問了一句「怎麼了你們」就被指名為這場事件的審判者。

  這場事件說起來有些複雜,不只是字面上意思同時也雙關了彭向安的心情,簡單的說就是彭向安的兩名室友搞在一起了。

  然而問題就在於這次的性行為一開始並不處於你情我願的狀態,於是你可以說這是一場強姦事件,但是室友一場大家也不想把對方往死裡搞,最後當彭向安回來要處理的狀況就是:在一場合姦事件中找出被害人與加害人。

 

  彭向安、白凌翔和江慕宵是在gay bar認識的朋友,偶然的發現三方都在找房子,大家約約就決定一起租個家庭套房,省錢還能作伴。

  當時就想三個零號在一起能幹麻呢,當個閨密吧。誰知道一段時間當三人都處於單身狀態,竟然會有人默默進化成壹號,生物老師也沒敎過這種生物演進啊誰知道竟會發生這種事!

  白凌翔和江慕宵都想要證明自己身為零號的自尊和清白,於是大半夜辦完事不睡覺,紛紛要彭向安來理論。

 

  白凌翔和江慕宵同時聲稱自己是被害人,但是事件發生的地點對於白凌翔來說相當不利,人家江慕宵在自己房間裡你好好的跑到別人房間做什麼呢?然而事件過程是白凌翔上了……白凌翔辦了江慕宵,兩人的不利程度可說是相當。

 

  彭向安掃了一眼眼角還帶淚的白凌翔有點無奈有點不屑,「你上了慕宵呢,他都沒哭你哭什麼。」

  「人家本來是小零的……」

  看著一個身高接近一百八的男人梨花帶淚其實並不舒服,彭向安默默把視線帶回眼前的紀錄,繼續抬筆寫下。

 

[白凌翔的證詞]

  58號晚上十點多,慕宵結束一場聯誼喝的爛醉,被他朋友送回家,當時我還笑他還參加聯誼呢,是因為沒男人帶你回家才喝的爛醉回來嗎,被慕宵狠狠打了一拳。

  送慕宵回房間之後我就回自己房間寫作業,也沒注意寫了多久,聽到慕宵喊人不舒服,我去他房間看看,也不知道他突然發什麼瘋,就……被壓著上了他。

  白凌翔說到這裡還摀臉啜泣了下,被壓是被壓了但自己是當攻的那個,白凌翔表示委屈。

 

[江慕宵的證詞]

  58晚上我被找去聯誼,同學都不知道我是個gay所以我參加的是BG聯誼,你說我還能怎樣呢,喝個爛醉早早回家我只好。誰知道一回家就被白凌翔調戲(白凌翔:我那是嘲諷好嗎!),他送我回房間之後就回了自己房間一趟。迷迷糊糊我好像睡了一下,突然很想喝水就醒了,但是又懶的去倒,就喊了白凌翔,誰知道他一進來就,恩,引誘我。

  於是就乾柴烈火了。

 

  白凌翔還掛著淚在跳腳,江慕宵很淡定,彭向安覺得莫名其妙。

  「你們就湊湊一對了吧幹麻搞這麼麻煩……」

  「不行,你今天得在這見證我們以後誰上誰下。」江慕宵話一出白凌翔炸毛了,「你要愛我就該讓我在下!」

  「你在下啊有什麼錯嗎……」

  「誰跟你說姿勢!」

  ……

  兩名室友還在吵,彭向安將剛剛記錄了滿滿一張的A4撕碎丟進垃圾桶,默默的退回自己房間了,其實他也覺得,江慕宵比較像攻一點,但是關他屁事呢。

  關燈,睡覺。

 

mitsu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周聽寒覺得自己心死了。

  在母親逝世、父親再娶,在被後母身體精神上虐待、而父親視而不見,在同父異母的弟弟出生、覺得在家中再無自己生存空間的時候,周聽寒覺得自己的心死了。

  心死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

  像一灘死水,後母的冷嘲熱諷再無從前的殺傷力,他的情緒不會再為憤怒波動。他還可以笑,笑意卻達不到眼底。他可以在看感人電影時仰頭假裝把根本不存在的淚水逼回眼框,即使心裡根本不難過。

  心死是個什麼樣的概念?

  他的心臟除了為了維持生理機能,不會再為了其他而跳動。

  他可以假裝像個人,但他覺得自己更像個機器人。

 

  周聽寒上了高中後申請學校住宿,能不回家,就不回家。

  在學校接到後母的來電,電話裡說他爸爸出車禍,死了,周聽寒回答,哦,然後繼續準備學期末的考試。

  到最後那場考試他也沒考著,他得回家去參加他爸爸的喪禮。

  喪禮上他哭了,卻不是因為天人永隔,而是因為他了解自己其實在接到電話的那時候,打從心底沒相信對方說的任何一句話。

  他想相信,卻發現自己沒辦法再相信了。他想當人,卻發現自己再當不成了。

 

  第一次遇到李臨是在大一,周聽寒彷彿獲得了新生,覺得遇見他就像剛破殼,第一眼望見的世界就只有他,第一口呼吸充滿了他的味道,彷彿他的心,第一次為了一個人跳動。

  就像銘印現象,周聽寒開始學習如何當一個人。

  李臨對他好,他就用同樣的好回報給李臨。李臨落淚,他跟著紅了眼。李臨一笑,他便覺得心情也快樂了。周聽寒覺得自己又活過來了。

  直到李臨說喜歡他,他覺得茫然,他不知道什麼是愛啊。

  但是他希望李臨能待在他身邊,如果李臨不在了,他也許會難過。

  所以他說好,我們在一起。

 

  周聽寒和李臨在一起一過去就是七年,最後也是李臨說了分手。他哭著說,周聽寒,你喜歡我只是因為我喜歡你嗎?

  周聽寒愣著無法言語,連挽留也都給忘了。因為李臨給了他愛,所以他也給了李臨回報,但是這樣,有什麼不對嗎?

  最後周聽寒才明白,他的心很早以前就死了,而愛這個概念太抽象,他學不來。

 

mitsu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3 Sat 2014 23:05
  • 嘉卡

其實是去年畫的了

猛然發現沒幫嘉卡開過文XDDDD(欸你

嘉卡是之前創革星璃班創的孩子

職業是捕捉流星的流浪商人

腳部做過基因改造所以可以跑的很快

 

一點小短漫

還有茉茉娜的客串

mitsu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