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聽寒覺得自己心死了。

  在母親逝世、父親再娶,在被後母身體精神上虐待、而父親視而不見,在同父異母的弟弟出生、覺得在家中再無自己生存空間的時候,周聽寒覺得自己的心死了。

  心死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

  像一灘死水,後母的冷嘲熱諷再無從前的殺傷力,他的情緒不會再為憤怒波動。他還可以笑,笑意卻達不到眼底。他可以在看感人電影時仰頭假裝把根本不存在的淚水逼回眼框,即使心裡根本不難過。

  心死是個什麼樣的概念?

  他的心臟除了為了維持生理機能,不會再為了其他而跳動。

  他可以假裝像個人,但他覺得自己更像個機器人。

 

  周聽寒上了高中後申請學校住宿,能不回家,就不回家。

  在學校接到後母的來電,電話裡說他爸爸出車禍,死了,周聽寒回答,哦,然後繼續準備學期末的考試。

  到最後那場考試他也沒考著,他得回家去參加他爸爸的喪禮。

  喪禮上他哭了,卻不是因為天人永隔,而是因為他了解自己其實在接到電話的那時候,打從心底沒相信對方說的任何一句話。

  他想相信,卻發現自己沒辦法再相信了。他想當人,卻發現自己再當不成了。

 

  第一次遇到李臨是在大一,周聽寒彷彿獲得了新生,覺得遇見他就像剛破殼,第一眼望見的世界就只有他,第一口呼吸充滿了他的味道,彷彿他的心,第一次為了一個人跳動。

  就像銘印現象,周聽寒開始學習如何當一個人。

  李臨對他好,他就用同樣的好回報給李臨。李臨落淚,他跟著紅了眼。李臨一笑,他便覺得心情也快樂了。周聽寒覺得自己又活過來了。

  直到李臨說喜歡他,他覺得茫然,他不知道什麼是愛啊。

  但是他希望李臨能待在他身邊,如果李臨不在了,他也許會難過。

  所以他說好,我們在一起。

 

  周聽寒和李臨在一起一過去就是七年,最後也是李臨說了分手。他哭著說,周聽寒,你喜歡我只是因為我喜歡你嗎?

  周聽寒愣著無法言語,連挽留也都給忘了。因為李臨給了他愛,所以他也給了李臨回報,但是這樣,有什麼不對嗎?

  最後周聽寒才明白,他的心很早以前就死了,而愛這個概念太抽象,他學不來。

 

創作者介紹

移動蝸牛屋

mitsu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