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在四年前去世了。

某天晚上她和朋友聚會,開車回家的路上被酒駕的車子迎頭撞上,她的車子被撞得失速旋轉撞上燈柱,最後扭成一團
廢鐵。即使如此慘烈的場面,據說她在被撞後還存活了幾分鐘才死去。

這幾分鐘內她完全沒辦法移動,身體扭曲又破碎,沾滿鮮血,她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見到我和她4歲的女兒。

她在救護人員把她移出車子前就斷氣了。

 

在這四年內,我悲痛、我詛咒,幾乎就要放棄自己的生命,但我知道為了女兒我得活下去。我的小女孩,米蘭達,她現
在是我世界的全部了。

每次看見米蘭達綠色的眼眸,就像在看著我的妻子一樣。好幾次只要想到米蘭達會孤孤單單的一個人,我就沒辦法自我
了斷,為了她我尋求了各種幫助,經過了一段時間和治療,我漸漸好起來了。

我走下窗台,戒了酒,成為米蘭達需要的父親。
 
 
我總是在想如果妻子在死前可以見到我們最後一面,她會說甚麼話。在我身陷黑暗的那段時間裡,我想像著她最後的那
幾分鐘,對此我還是有陰影,但也充滿了好奇心。


今晚是她逝世四週年的日子,我想像她和我還有米蘭達一起看電影,《星際大戰五部曲:帝國大反擊》,這是她最喜歡
的一部片,看來我的小女兒也有一樣的品味,不過她在片子結束前就睡著了,畢竟已經超過她的睡覺時間。

我帶她回房間,幫她蓋上被子並道了晚安。

我關上門回到客廳,電影還繼續播放著,正好播到了黑武士和天行者路克決鬥的高潮,就在一切真相揭露前。

路克在螢幕裡哭喊著,就在這時候,我聽到左邊傳來了粗重的呼吸聲,不是電視裡的聲音,是其他的東西...


我轉過身去看著她,我的妻子,她就站在我面前。


「不,這不是真的...這不可能!」電視裡的路克哭喊,而我站在原地震驚的無法言語。

她的身體以不自然的角度扭曲著,她還穿著她死去那天晚上穿著的那套衣服,衣服已經褪色還沾染了她的血跡。她那頭
曾經耀眼的金色頭髮現在既骯髒又糾結,亂糟糟的披散在她身邊。

她的臉龐浮腫,雙眼充血,幾乎就快掉出眼眶,而她的皮膚蒼白的就像月光一樣,嘴角鬆弛的下垂。

「我不想要獨自一人...」她哽咽的吐出這句話,搖搖晃晃的向我走來。

我嚇到連尖叫都沒辦法,也沒辦法做任何事,只能害怕的站著。

我的妻子死了,這是甚麼殘酷的玩笑嗎?這不可能...
 

她又更靠近我幾步了。


「我想要我的家人...我想要我的女兒...」她經過我身邊走向走廊,朝米蘭達的房間前進。

不管這東西到底是甚麼,我馬上回到了現實,我不能讓她接近我的女兒。

我抓住她的手臂,觸感就像冷冰冰的墳墓一樣,我可以聽到她的骨頭在我的手下扭曲的聲音,她把臉轉向我,眼睛沒辦
法在我身上聚焦。

「我不想要自己一個人死掉,我好孤單。」她嗚咽著說,我問她「妳想要甚麼,潔西?」

她把她的手臂從我手裡移開,全身以令人作嘔的方式縮成一團,「我想要我的女兒來陪我。」

接著她以驚人的速度跳向走廊,我又再一次的抓住了她的手臂,她的手臂幾乎就要跟肩膀分離,她轉向我對我露出詭異
的笑容。

下一秒她將我推倒在地上,發出憤怒的嘶嘶聲,她試圖想要舉起脫臼的手臂攻擊我,但是失敗了。

我將她從我身上踢開,聽到她的腿撞擊地板斷掉的聲音,妻子開始發出痛苦的啜泣聲,我趁機跑到廚房抓了一把刀子。


我殺了我的妻子,我深愛的女人,她曾經是我的全部,四年前就死了的潔西。


我哭著讓她回歸塵土,現在米蘭達才是我的全部,她不能帶走她,她不能帶著米蘭達回到她該回去的那個恐怖地方。

她的身體一會兒就沒了動靜,幸好現場沒有留下甚麼血跡。妻子的屍體在我懷裡分崩離析,化為塵土,就在這時候
米蘭達走進客廳問我在做甚麼。

她說她聽到打架聲,我告訴她她只是做了個夢,該回到床上去了。
 
「我愛你,爹地。」她在鑽回被窩前微笑著說。


現在我將這些事寫下來證明它真的發生過,不是一場夢,這整件恐怖至極的事都是真的。

她再次哭著死去了,在我的懷裡,血從她紅腫的眼球流過,她試圖用雙眼看著我,久到我能想起這雙綠色的雙眼曾經
多麼迷人。

她對我說了一些話,這些話我一直試圖忘記,那些被我藏起來的威士忌可能會有幫助。


經過這些年,我終於知道我的太太在死前到底想說甚麼,「我不想要獨自死去,我想見查理和米蘭達,別讓我獨
自死去...」


原文網址: My wife died in a car accident four years ago. Now I know her last words. 
創作者介紹

移動蝸牛屋

mitsu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