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網路斷線一直連不上,結果就生了一篇出來=     =

 

***

 

記錄時間:201459 凌晨205

記錄者:彭向安

案發時間:201458 晚上11~ 9 1點之間

案件相關人:白凌翔、江慕宵

地點:江慕宵房間

位置:白凌翔下、江慕宵上

姿勢:騎乘

 

  彭向安覺得自己觀賞鬧劇的心態好像太明顯了一點,趕緊用藍色原子筆把最後一行給劃掉。

  往兩旁沙發偷瞄了幾眼,好在凌翔和慕宵也沒心情瞧他到底記錄了什麼。

 

  事情是這樣的,彭向安剛剛和朋友唱完歌回家便發現自己兩名室友臉色很差氣氛很低迷的雙雙坐在客廳兩角,還有點處在驚嚇狀態的彭向安也就隨口問了一句「怎麼了你們」就被指名為這場事件的審判者。

  這場事件說起來有些複雜,不只是字面上意思同時也雙關了彭向安的心情,簡單的說就是彭向安的兩名室友搞在一起了。

  然而問題就在於這次的性行為一開始並不處於你情我願的狀態,於是你可以說這是一場強姦事件,但是室友一場大家也不想把對方往死裡搞,最後當彭向安回來要處理的狀況就是:在一場合姦事件中找出被害人與加害人。

 

  彭向安、白凌翔和江慕宵是在gay bar認識的朋友,偶然的發現三方都在找房子,大家約約就決定一起租個家庭套房,省錢還能作伴。

  當時就想三個零號在一起能幹麻呢,當個閨密吧。誰知道一段時間當三人都處於單身狀態,竟然會有人默默進化成壹號,生物老師也沒敎過這種生物演進啊誰知道竟會發生這種事!

  白凌翔和江慕宵都想要證明自己身為零號的自尊和清白,於是大半夜辦完事不睡覺,紛紛要彭向安來理論。

 

  白凌翔和江慕宵同時聲稱自己是被害人,但是事件發生的地點對於白凌翔來說相當不利,人家江慕宵在自己房間裡你好好的跑到別人房間做什麼呢?然而事件過程是白凌翔上了……白凌翔辦了江慕宵,兩人的不利程度可說是相當。

 

  彭向安掃了一眼眼角還帶淚的白凌翔有點無奈有點不屑,「你上了慕宵呢,他都沒哭你哭什麼。」

  「人家本來是小零的……」

  看著一個身高接近一百八的男人梨花帶淚其實並不舒服,彭向安默默把視線帶回眼前的紀錄,繼續抬筆寫下。

 

[白凌翔的證詞]

  58號晚上十點多,慕宵結束一場聯誼喝的爛醉,被他朋友送回家,當時我還笑他還參加聯誼呢,是因為沒男人帶你回家才喝的爛醉回來嗎,被慕宵狠狠打了一拳。

  送慕宵回房間之後我就回自己房間寫作業,也沒注意寫了多久,聽到慕宵喊人不舒服,我去他房間看看,也不知道他突然發什麼瘋,就……被壓著上了他。

  白凌翔說到這裡還摀臉啜泣了下,被壓是被壓了但自己是當攻的那個,白凌翔表示委屈。

 

[江慕宵的證詞]

  58晚上我被找去聯誼,同學都不知道我是個gay所以我參加的是BG聯誼,你說我還能怎樣呢,喝個爛醉早早回家我只好。誰知道一回家就被白凌翔調戲(白凌翔:我那是嘲諷好嗎!),他送我回房間之後就回了自己房間一趟。迷迷糊糊我好像睡了一下,突然很想喝水就醒了,但是又懶的去倒,就喊了白凌翔,誰知道他一進來就,恩,引誘我。

  於是就乾柴烈火了。

 

  白凌翔還掛著淚在跳腳,江慕宵很淡定,彭向安覺得莫名其妙。

  「你們就湊湊一對了吧幹麻搞這麼麻煩……」

  「不行,你今天得在這見證我們以後誰上誰下。」江慕宵話一出白凌翔炸毛了,「你要愛我就該讓我在下!」

  「你在下啊有什麼錯嗎……」

  「誰跟你說姿勢!」

  ……

  兩名室友還在吵,彭向安將剛剛記錄了滿滿一張的A4撕碎丟進垃圾桶,默默的退回自己房間了,其實他也覺得,江慕宵比較像攻一點,但是關他屁事呢。

  關燈,睡覺。

 

創作者介紹

移動蝸牛屋

mitsu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